于和伟:放弃铁饭碗考进上戏 潦倒时演一天只挣200

时间:2017-07-05 11:53 来源:新京报    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

正在热播的电视剧《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》中,曹孟德的光芒万丈几乎要盖过了主角司马懿,而饰演曹操的于和伟,也正是2010年新版电视剧《三国》中刘备的扮演者。

于和伟

正在热播的电视剧《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》中,曹孟德的光芒万丈几乎要盖过了主角司马懿,而饰演曹操的于和伟,也正是2010年新版电视剧《三国》中刘备的扮演者。

有人说,迄今为止,无论是影视圈还是戏剧圈,同时演过刘备和曹操的演员前无古人。还有人戏称,如果再演个孙权,于和伟就将实现“一个人的三国”。于和伟却说:“我对孙权不感兴趣,我最想演的是诸葛亮。”

《军师联盟》

扮上曹操后,别人都躲着我

2010年,在高希希执导的新版电视剧《三国》中,于和伟饰演的刘备深入人心。而这一次在《军师联盟》中,当吴秀波找他演曹操时,于和伟还有一点诧异,“但也很好奇,到底这是一个怎样的曹操。我和吴秀波之前就认识,他找我时我刚接了《下一站,别离》,档期正好冲突。我跟秀波说我那个时间都定了,恐怕是不行。后来秀波建了个群,把我和制片人拉了进去,让我先看看剧本再定,他说我是最适合演曹操的。看了剧本后,我发现是真的很有意思,虽然不像《三国演义》中的曹操,但是他尊重史实,还彰显了个性。我就把另外一部戏往后推迟了。”

拍《军师联盟》,也让于和伟体会到了造型带来的不同待遇,“我每天化妆差不多两个小时。没化妆之前,大家都会觉得伟哥很亲切,很平易近人。坐在那化妆,闭着眼睛,两个小时之后再站起来,大家看我的眼神就有点不一样了。”于和伟调侃道,化完妆之后,大家都绕着他走。

为唱主题曲,嗓子都练劈了

剧中主题曲《短歌行》是由于和伟亲自演唱,唱歌这件事,虽然此前于和伟并没有过多涉猎,但是这对于他并不陌生。在成为演员前,于和伟在抚顺市幼儿师范学校学的就是钢琴、唱歌。这一次亲自出马,也是因为其他人尝试后,发现都没有于和伟唱得好,“还有就是,因为这是曹操的《短歌行》,所以还是曹操的原声来演唱效果更好,大家一商量,就我唱了。”

于和伟回忆,当初录歌还是有一定挑战的,“因为不能用我原本的嗓音,要有一些曹操苍老的感觉,录的过程中嗓子劈了好几回。”

时隔九年,再遇刘备的的卢

因为《军师联盟》,于和伟还遇到了一位“故人”——当年《三国》中出演刘备坐骑“的卢”的那匹马。他当时发微博感慨道:的卢你可还认得我?……玄德乎?孟德乎?……我只记得你是我的的卢。于和伟告诉记者,那匹马是英国纯种赛马,拍《三国》时刚刚退役,正值壮年,陪伴他拍摄了整部剧。“相隔了九年啊,它现在已经十七八岁了,老了。看到它还是有点感伤,我成了曹操,它已老矣。”当时那匹马并没有认出他,“它的头已经有点抬不起来了,我待了很久,叫它的名字,喂了它草料。直到我走的时候,它在我后面嘶鸣了一声,我不知道是不是它认出我来了。这一声嘶鸣,我眼泪差点下来。”

吴秀波

在片场最爱互相吹捧

剧中于和伟和吴秀波有不少对手戏,“我们俩基本是相互吹捧着拍的”,吴秀波会说:“哎哟,和伟啊,你这么演我们压力好大啊。”于和伟就说:“你这个司马懿,从造型到出场我都看了,我不这么演我压力就太大了。”他说,吴秀波是个特别用功的演员,“有一场戏,曹操带着曹冲到马厩,看到司马懿在给另外两个马倌讲自己怎么到这养马的。我就看见秀波把曹操说他鹰视狼顾的那段又演了一遍。秀波后来发现我在旁边,就笑了,‘你那场戏太好了,我把那段拷到了手机里,现场给马倌又演了一遍。’”

李晨

和他一起健身有压力

李晨给于和伟最深的印象就是认真,“曹丕对曹操是很仰视和畏惧的,李晨在表演的过程中特别投入,甚至包括他对曹操的畏惧。对戏的时候,我轻轻地叫他‘子桓’,他会真的吓一跳。我的戏拍完下来,晨儿还会赶紧过来很恭敬地让路。”

而在拍摄之外,喜欢健身的李晨也会经常拉着于和伟一起锻炼,“我本身也有健身的习惯。剧中有一场戏我挑开他的袍子,看到他那一身肌肉的状态,我当时就决定以后再也不跟他一起健身了。因为他练得太好了,我还是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了。”

刘涛

再见面上来就是拥抱

在电视剧《下一站婚姻》中,于和伟和刘涛饰演一对情侣,也因此二人成了好朋友。

《军师联盟》中,两人鲜有对手戏。“好像只有一两场,也没有直接的对话,只是在同一个场景里。我也不太敢和她眉来眼去的,因为人物关系不对嘛。”

于和伟记得拍曹操的第一场戏时,就在片场遇到了刘涛,“我往那一站,她一抬头,就愣了,然后就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。拥抱的时候,我说‘别别别别别!你是春华,我是曹操!’” 

于和伟

做小学老师怕误人子弟改行当演员只因可以演警察

于和伟出生在辽宁抚顺,母亲45岁时生的他,排行老九。由于母亲年纪大,婴儿时期的于和伟,是喝着大姐的奶长大的。

“我外甥女只比我小一岁,那个时候,我大姐一边抱着我、一边抱着我外甥女。长大后,我大姐对我甚至比对她自己的孩子都好,家里几乎所有好吃的好玩的,我大姐都会说,给你老舅。”

在他三岁那年,父亲去世,母亲靠卖烤地瓜贴补家用。加上孩子多,于家当时是有名的困难户。“我妈妈特别伟大,虽然她没有太多的温柔,但她有一个坚定的目标,就是要把我们拉扯大。”

于和伟从小喜欢唱歌,学习一般的他第一年中考成绩并不理想。因为不想做待业青年,决定补习一年再考。“成绩虽然上来了,但仍不足以考上重点高中,恰好当时抚顺市幼儿师范学校第一年招男生,出来之后可以去小学当音乐老师。”在补习班老师的建议下,于和伟报考了师范专业。

三年中专读下来,虽然学校负责分配工作,但于和伟觉得自己的专业课学得并不好,“要去小学教孩子音乐,我真是怕误人子弟,总要对得起这个职业啊。上学期间赶上抚顺市话剧团到我们学校招人,报名的有几十个,最后只有我和一个女生考上了。”就这样,于和伟正式迈进了演员的圈子。

报考话剧团还有另外一个原因,“我喜欢警察,当警察就要考警校,我肯定是无缘了。但是当演员可以演警察啊,当时真的是这么想的。”

放弃铁饭碗考进上戏毕业后却成了话剧团的龙套

在话剧团做学员的日子里,于和伟才真正了解到表演是什么,“团里演话剧的时候,我就搬一个小板凳坐在旁边看。当年我们话剧团在全市演了一年的话剧,我就在边幕旁坐小板凳看了一年。目标很简单,就想着什么时候我也能上去演。不过那个时候,就算真让我上,我也害怕。”

1992年,于和伟不顾家人反对,参加了上海戏剧学院的考试,并顺利拿到了通知书。“我妈不同意,因为她觉得我当时的工作是全家最好的。停了工作,没了工资,还要去上四年学,不能去。”是姐姐的支持,让于和伟最终下定了决心。“那个时候,我中午总会去最小的姐姐家吃饭,她看我不高兴,就跟我说‘咱家没出过大学生,好不容易出来一个,我砸锅卖铁也供你。’”

走进上戏,于和伟成了班上的骨干,担当了几乎所有大戏的主角。毕业后,南京前线话剧团点名要了他。想着即将成为明日之星的于和伟,却在后来的日子里遭遇了人生的痛苦和绝望。“说白了就是心态问题。从抚顺市话剧团到上海戏剧学院,我其实经历了很多心路历程。在上戏,是优质生、高材生,被分配到前线话剧团后却变成了跑龙套的。我背井离乡,上了大学,难道就是为了在这跑龙套吗?和我上大学前在抚顺市话剧团的唯一区别就是,可以上台走两圈了。”

最潦倒时演一天只挣200 直到成为高希希御用男主角

在舞台上是跑龙套的,到了剧组一样是群众演员,“剧组一般先去专业院校挑,挑的都是男主角,到了地方话剧团,就只剩200一天的角色了。”

当时一个剧组找到于和伟,说有个角色很适合他,五集戏,五天就可以拍完。“我说行没问题,多少钱,老师?”对方说:“我们钱不多,一共1000块钱。”于和伟问:“可不可以给1500?”对方说:“不行”“那1200吧。”对方还是说不行。于和伟说:“对不起,老师,那我就不去了。”于和伟回忆当时的状态:“在戏剧学院的时候,我拍戏已经是一集1500了。在这5集戏给我1000,其实不是差那500块钱,就是饿得太轻了。”

这件事过去两年后,再次有剧组邀约:“我们看了你的话剧觉得不错,希望你能来参演我们的剧,就是钱不多,群众演员一天50块钱,有词的给100块钱,你舞台剧演这么好,我们一天给200块钱吧。”我说:“行,我去。”戏拍完,于和伟从导演面前经过,导演说了一句:“这个演员有点意思。”

直到2004年,于和伟出演了电视剧《历史的天空》中的反一号“万古碑”,才让更多观众认识了他,也让他与高希希导演结缘。此后,在高希希导演的《搭错车》《真情年代》《男人底线》《光荣岁月》等一系列的作品中,于和伟成了御用男主角。包括2010年的那部新版《三国》。

采写/新京报记者张坤玉

(编辑:叶岚 新闻报料:8110110     在线纠错

推荐阅读


首页

回顶部

【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】

       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秦楚网”、“来源:十堰日报”或“来源:十堰晚报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来源,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       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秦楚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。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,可与本网联系,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。

       3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电话:0719--82081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