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洗脑?被控制?揭秘“虹桥一姐”走红后的一周

时间:2016-12-28 16:34 来源:腾讯娱乐    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

爆红了一个礼拜的她,再也没有回到过虹桥机场“蹲”明星。“坐飞机接商演去了,哪里还有时间追星?”同为饭圈的小A如是说。

[摘要]爆红了一个礼拜的她,再也没有回到过虹桥机场“蹲”明星。“坐飞机接商演去了,哪里还有时间追星?”同为饭圈的小A如是说。

腾讯娱乐专稿(文/胡梦莹 采访/胡梦莹、毛予倩 责编/雨田)

本月4日,袁成杰在微博中晒出请两位粉丝吃麦当劳的照片。其中一位面色黝黑的女粉丝迅速被眼尖网友认出——她就是经常在上海虹桥机场“蹲”明星、有着“虹桥一姐”之称的龚玉雯。周杰伦、窦靖童、李宇春、吴亦凡……几乎当下所有热门明星都在虹桥机场与“一姐”同框过。

被洗脑?被控制?揭秘“虹桥一姐”走红后的一周

袁成杰的一条微博,让整个饭圈集体炸裂

之后“虹桥一姐”迅速登上热搜榜。包括王思聪、马思纯、张馨予、陈赫等明星红人都开始热议“一姐”。

就在上周,“虹桥一姐”趁热迅速出道,开微博、做直播,在娱乐圈展开大动作,“一姐”在大众视野中越来越活跃。

只是昔日与她一同“蹲”明星的朋友们却敏感地发现,“一姐”的故事正在朝着一个不可预料的方向发展。

而我们对“虹桥一姐”的追访正是从一则颇为惊悚的传闻开始。五天前,这个重磅消息在上海滩的粉丝圈中炸开,他们纷纷议论:太可怕了,“一姐”被控制了。传闻中,12月17日龚玉雯去机场蹲点,却被一名北京来的记者尾随跟踪到家里,传闻还包括,她给龚玉雯洗脑、威逼利诱她“出道”……

龚玉雯:我真的不想活了!

粉丝冉冉是龚玉雯的朋友,是她最早发现龚玉雯有些不对头。12月18日晚上,她像往常一样和龚玉雯发微信聊天,可是字里行间,她却觉得“一姐”的语气有点不同寻常。她试探性地问了句:“我感觉,你不是龚玉雯。”

很快,她收到了一张龚玉雯熟睡的照片和一条回复:我有事先这样。担心龚玉雯出事,冉冉把疑惑告诉了她们的共同朋友刘燕。刘燕拨通龚玉雯的电话,传来的却是一个陌生女孩的声音:“一姐睡了。”随即电话挂断。

被洗脑?被控制?揭秘“虹桥一姐”走红后的一周

朋友在和“虹桥一姐”聊天时,发现对面和自己热聊的人并不是“一姐”本人

就在当天中午,“虹桥一姐”的官方认证微博上线,在签名栏,赫然标注有经纪人,还有合作的联系方式。第二天,龚玉雯在斗鱼TV开启了首场直播。因为早前龚玉雯曾一再对朋友们表示她并不想因追星而火。“只想每天想追星就追星,想吃就吃,想睡就睡”。所以刘燕将她突如其来的一系列高调动作与18号晚上出现的陌生人联想到了一起。“就是从那天开始,龚玉雯突然有经纪团队了。”刘燕对腾讯记者说。

被洗脑?被控制?揭秘“虹桥一姐”走红后的一周

虹桥一姐认证微博转评量超过二线明星

没有人知道背后发生了什么,直到龚玉雯自己给刘燕打了电话。龚玉雯在电话里支支吾吾:“你们这几天不要找我了,有人一直跟着我。我要离开上海几天,23号回来后我会把一切告诉你们。”除刘燕外,龚玉雯也向其朋友表达了她被控制的恐慌,很多人都听说:“北京有个女的一直逼她,天天去她家。”

被洗脑?被控制?揭秘“虹桥一姐”走红后的一周

有爆料称,龚玉雯被北京某记者跟踪

刘燕没有亲眼见过传说中的北京女记者,不过她说,在机场很多人看到过,“我翻了一下照片,自从龚玉雯红了,那个女的经常出现在机场,她就是堵龚玉雯的。经常戴口罩和帽子,捂得很严实。”而龚玉雯有口难言的语气更被朋友们视作“她正被人控制和监视着”的重要依据。

事实上,自从龚玉雯火了后,身边很多人都涌向她,抢着当她的“经纪人”和“助理”。比如高中生粉丝“咩咩”,她曾在朋友圈宣称是“虹桥一姐”的官方团队,每天搬运“一姐”的图文内容。但谁也没把这当回事。直到龚玉雯高调亮相各种节目,朋友们才一致认为,“没有这种头脑”的龚玉雯肯定是被“谁”利用了。

朋友们说,过去的龚玉雯总是大大咧咧的,对谁都很热情,但现在她把微信设置成了不可搜索模式,对媒体的态度则更加戒备。她不直接接受媒体邀约,采访或直播全都要收费,而询价也不是她本人出面。

腾讯记者采访龚玉雯也是颇费周折。联系微博上的工作邮箱,得不到回音;打电话给本人,也始终无人接听。后来记者经由媒体从业者张纯——龚玉雯比较信任的朋友介绍,才与她本人取得了直接联系。

20日,龚玉雯短信表示:“想结束这样的生活了,我承受不了,快得抑郁症了。我知道大家都想靠我赚钱,都在消费我。我的心好累好绝望,有时候真的不想活了。”她还澄清,她“并没有经纪团队。”

被洗脑?被控制?揭秘“虹桥一姐”走红后的一周

“虹桥一姐”给记者发来短信,表示高曝光的生活让她很困扰,自己想要回归平静

她苦恼,现在一去机场就被大家包围,她讨厌跟风的人,也痛恨群嘲式的走红,“我就是被炒作起来的,我丑我黑我没能力,只不过现在红了而已。但是我红不了多久,又不是‘好’的红,全都是看笑话的围观。”

不过当被询问“出席各种直播活动是否是她本人意愿”时,龚玉雯便不再回复了。

稀里糊涂还是大智若愚

和刘燕的那次通话后,龚玉雯便和她们切断了联系。刘燕和朋友们担心,也许有一些很坏的人找到龚玉雯,利用她赚钱。直到龚玉雯录制汪涵节目的消息在网络上疯传,刘燕仍然有一种执念,现在发生的一切都不是龚玉雯的本意。

在这些朋友们眼中,龚玉雯一直稀里糊涂的,经常被人骗。她没读过什么书,中专辍学后就整天去机场蹲明星,家里人也没教过她什么。

经常在虹桥机场活动的“狗仔”张真说,一姐也挺可怜的,18个月大时父母就离异,“她妈妈老早就和其他男人在一起了,爸爸是变魔术的,根本没时间照顾她。”她是由外公外婆带大的,外公内疚女儿不管她了,于是加倍宠爱,基本上这个外孙女说什么就是什么。

这一年中,张真曾多次在机场见到龚玉雯跑来跑去,很多时候,她是替别人要签名。还有专门贩卖明星签名照的人,也会找龚玉雯帮忙,因为就她能冲,而龚玉雯一般都来者不拒。结果就是,她被镜头拍下的次数最多。“直到现在饭圈都在传虹桥一姐倒卖明星签名照片。”事实上,她是替别人背了黑锅。

被洗脑?被控制?揭秘“虹桥一姐”走红后的一周

“虹桥一姐”的辉煌战绩

而让刘燕不放心的也在于此,龚玉雯太没有心机了。粉丝、记者、狗仔,就连保安、黄牛她都愿意混在一起。“这当中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人,难免也有人怀有恶意。保不准现在就被那个凭空冒出来的北京记者给糊弄了,去当人家的赚钱机器,自己还蒙在鼓里,被卖了都不知道。”刘燕愤愤不平。

但是,在她另一位朋友——媒体人张纯的眼中,龚玉雯一点都不傻,而且还挺有脑子的,“她之前和我分析圈子里的几个人,分析得头头是道。那时我就发现,她看人很准。”

而且很多事情,龚玉雯自己都清楚,只是没说而已。比如签名这件事,其实,她早就知道别人是拿签名照去卖钱的。但她给自己定下的规矩是,明星给自己签的不能卖。她追星永远只带一本笔记本,哪怕脏了破了都不换掉,每次听到他人嘲讽她的“破本子”,她也只是没心没肺地笑笑。

从“黑皮”到“虹桥一姐”

“虹桥一姐”成名后,想象不到的名利随之而来。她有32万粉丝的认证微博,据说,随便转发一条广告就会进账7千元;她成为广告商争抢的香饽饽,就连发廊都找上门谈生意;而她的业务范围不止广告,还成为了明星炒作的新方式。传闻中,她与某新晋女明星在机场的互动,正是一场价值20万的炒作,而这一点,在公关圈已经不是秘密。

被洗脑?被控制?揭秘“虹桥一姐”走红后的一周

龚玉雯为发廊发广告,却被调侃“造型像女鬼”

龚玉雯对自己频繁出通告的解释是:我懦弱,我不敢拒绝,朋友给我接了,我实在没办法,但我总觉得心里不舒服。

23日在朋友中现身后,龚玉雯也没有对他们多谈与所谓经纪人的收益分成情况,只称录制《火星情报局》没有报酬,其他的项目则讳莫如深。事实上,关于这一点朋友们也毫不关心,“没有问过她,我想她应该会得到钱,但也只是一点点吧”,刘燕对此没什么概念。

被洗脑?被控制?揭秘“虹桥一姐”走红后的一周

龚玉雯参加《火星情报局》的录制

不同于这些人的态度,张纯在斗鱼直播的隔天就盘问了龚玉雯。龚玉雯说,那个替她接下直播的朋友曾答应,500块一只的火箭可以给她提成,不过目前这笔钱还没有到手,“她告诉我是月结,不知道能有多少钱,也不确定能不能拿得到。”

即使如此,从经济层面看,龚玉雯的处境也比过去好多了。以前她没有工作,几乎把所有的零花钱都搭在了往返虹桥机场的地铁票上。她经常囊空如洗,为了看演唱会,只能挖空心思想办法,拜托黄牛、找朋友借钱,再二十、五十地攒钱还,有时候她穷到连饭都吃不起。某种程度上,龚玉雯现在摆脱了无业游民的身份,她开始有了实质的经济来源。

而龚玉雯这个“追星”的身份,曾经就连身边最亲近的外婆都嫌弃。劝她找工作不听时,也曾说过一些刺耳的话,“龚玉雯你是世界上最坏最坏的小孩!”“你是社会的渣滓!”

现在,她的人生拐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弯。甚至成为了成功学的又一个范本,因为按照成功学的理念,工作就是在浪费机会,因为做一份普通的工作,永远看不到更大的机会。而“虹桥一姐”整天往返于机场,终于赢得了这个更大的机会。

被洗脑?被控制?揭秘“虹桥一姐”走红后的一周

“虹桥一姐”表情包受到网友欢迎

她的追星生涯由两个别称划为分水岭——“黑皮”与“虹桥一姐”。前者这个因为皮肤黑,含羞辱意味的别称象征着她灰头土脸的岁月。那时候,狗仔们都瞧不起她,在机场遇到她,他们总是“黑皮黑皮”地叫。为了得到明星抵达上海的一手信息,龚玉雯厚着脸主动搭讪狗仔、黄牛、保安……,但很多人表面热情,暗地里极尽奚落,骨子里,他们不待见这种追星成痴的人。

狗仔嘉嘉曾在发布会上当众开玩笑,“昨天黑皮来加我微信,我才不理她”。而“狗仔”张真眼中的龚玉雯连个“正常人”都不算,“她在机场看到戴墨镜,长得帅的、美的就把本子递过去,其实好多都是路子。合照也是,她手机像素那么差,拍出来人都是虚的。”“黑皮”过去对所有人热络,不过成为“虹桥一姐”后,就把他们的微信全都删掉了。张真至今对龚玉雯保有根深蒂固的成见,他将拉黑的行为解释为“脑子有毛病。”不过现在,和“虹桥一姐”这个神气的名讳相比,仍然管她叫“黑皮”的人已经少到不成比例。

她成为了大明星,家人们骄傲的存在。她风头强劲,在虹桥机场做直播,好多人给她刷礼物,直播间内汇聚许多网友;去长沙录制《火星情报局》,在节目中被众星拱月,拍合影时主持人安排她站到最中间的位置,梳着丸子头的她笑容灿烂;她还在直播中踢爆明星的隐私,被封为“女版卓伟”。

被洗脑?被控制?揭秘“虹桥一姐”走红后的一周

“虹桥一姐”和卓伟被网友戏称为狗仔界双雄

23日下午,记者收到了龚玉雯的短信,从她的回复看,已经尽扫阴霾。没有她的朋友们臆想中的“被控制”的痛苦,看得出来这段旅程让她很快乐。她说:“这是一档特别好的节目,没有拿我消费。”

谁骗了“一姐”?还是“一姐”骗了谁?

2016年12月23日,龚玉雯结束录制从长沙返回上海,按照约定,她将在这一天把最近发生的一切告诉她的朋友们。下午一出虹桥机场,她就遭到人潮簇拥,围观群众们嘶喊着“虹桥一姐”的称号,一位不知名的小网红突破人群跑上去合影。龚玉雯表现得镇定自若。不远处有人拿着单反拍下了这一幕。而这又是一场与商业勾连的事件策划。

几小时后,在出发层的值机厅,龚玉雯终于与朋友们碰了面。据刘燕事后回忆,当时龚玉雯神色如常,并没有她们预想中的恐慌。按照龚玉雯的陈述,一位北京女记者确实追访过她,但是没有控制她。一直“控制”她的人是“小叶”。对于这个名字,刘燕并不陌生,她曾经在龚玉雯的朋友圈中见过小叶,依稀记得,她染着一头黄色短发。前些年小叶与龚玉雯因追星相识后,对她很不错,请吃饭、留住宿,多次在经济上接济。

可现在,龚玉雯却向刘燕她们历数小叶的罪状:每天需要向小叶汇报哪些人联系过她;一旦有人谈合作,小叶就会抢手机看聊天记录;小叶不经她同意注册了官方微博,而她自己的微博是“心心念念大爆炸”,至今没有被认证过;而微博的收益小叶也不会给她;她还被小叶限制了自由,身份证被扣下;小叶还总是不经她同意接一些低俗不堪的代言,但她不能拒绝,因为小叶告诉她,一旦拒绝,就需要赔很多钱……

被洗脑?被控制?揭秘“虹桥一姐”走红后的一周

“虹桥一姐”走红后直播首秀

刘燕听了,气愤地要龚玉雯报警,并要和小叶对质。可是龚玉雯表现犹疑。刘燕和朋友们也并没有见到这位经纪人小叶。

就在“经纪人”身份被“澄清”的同时,龚玉雯对媒体的态度有了明显转变。23号晚7点,她突然主动致电记者,表示愿意接受采访。但是,环境音嘈杂,吵吵闹闹的,龚玉雯的声音听上去却很亢奋,“现在外面有很多人堵着我,可以长话短说,或者可以和我的经纪人说。”她口气已经有几分成熟明星的感觉,而她也终于改口承认经纪人的存在。

24日中午,龚玉雯又一次微信联系记者,随后她郑重其事地向记者介绍她的两名经纪人——柚子与原芯。出乎意外的,没有之前所说的“小叶”。记者想让她回应之前被“控制”的传言,她并没有多谈,只是说,“不是她们(指柚子与原芯)”。她没有多谈小叶,仅简单回复:和她也没有关系。

经纪人柚子也很谨慎,基本上所有的问题,都是硬邦邦的公关态度:不方便透漏。随后,龚玉雯和柚子就一起从微信中消失了,这两张年轻面孔的微信头像再也没有过动静。

记者后记:再也不去虹桥蹲点的“虹桥一姐”

刘燕对于这支突然组成“虹桥一姐”团队感到茫然。“柚子”“原芯”都是谁?她从来没有听说过。最后,她无奈地感慨:我已经不知道龚玉雯什么时候说真话,什么时候说假话了。但她依然坚持,懦弱的龚玉雯是给控制了。由始至终只有张纯认为“控制说”属无稽之谈,“什么控制?怎么控制?她和我微信都是语音,谁能冒充?”

那到底是龚玉雯“解决”了小叶,成功更换团队,还是之前所谓的“控制者”根本不是小叶?再或者从来就没有所谓的控制,一切不过是这名新网红出道之初磕磕绊绊的插曲?

尽管龚玉雯一再向记者强调她追星不是为了钱,只是为了兴趣。但是爆红了一个礼拜的她,再也没有回到过虹桥机场“蹲”明星。“坐飞机接商演去了,哪里还有时间追星?”同为饭圈的小A如是说。

(编辑:鲁巍 新闻报料:8110110     在线纠错

首页

回顶部

【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】

       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秦楚网”、“来源:十堰日报”或“来源:十堰晚报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来源,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       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秦楚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。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,可与本网联系,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。

       3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电话:0719--8208110